wikider威可迪婴儿车德国设计
wikider/威可迪婴儿车

推婴儿车的女人

2015-03-30 17:56来源:威可迪婴儿车阅读次数:

我说的推婴儿车的女人即是我。换句话,也就是说,我就是那个推婴儿车的女人。像我这样年龄的女人推婴儿车,本来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它会使人联想到一个很温馨的画面,这个画面可以用五个字概括:母亲与天使。

但问题是,现在这样一辆婴儿车被我推着在午夜的街头出现,原本看似正常的一件事,顿时就变得不正常起来。事情明摆着,在这样一条连白天都幽静无比的马路上,午夜时分出现任何车子都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轿车卡车救护车消防车警车等等,但唯独出现婴儿车,难免会让人感到匪夷所思。显然,载着可爱的小天使的婴儿车,应该出现在艳阳下的绿草坪上或有明媚日光笼罩的林荫道上。何况我推着的婴儿车里还根本没有“天使”。这时走过了几个人,他们看到我推着的婴儿车里竟然“躺”着一块大石头,脸上顿时露出了或惊讶或愕然或疑惑的表情—疑惑我神经出了毛病。我的神经当然很正常。这一点从我坚持选在每天夜深人静的午夜时刻推着婴儿车出来即可证明。

现在靛蓝色的天幕上,散淡的星星现出一副墉徽的神情,仿佛在无精打采地打磕睡;悠闲的月亮却不知躲到哪片云层后面憩息去了,半天不见踪影。这一来,马路上的浓荫就完全靠高挂在树梢顶上的一盏盏既不很明亮,也不算黯然的灯光来映衬了。只是它们虽然映衬出了这里的一片斑斑驳驳的光点,却也使这里少了点盎然的绿意。我在前面说过,有不少以我为怪的脸,那表情或惊讶或愕然.其实关于这一现象的出现,我还漏掉交代一个很重要的细节,那就是我的形象。

我曾经一次次就着射进我房间的明媚灿烂的阳光,在穿衣镜前端详自己,以致现在即使闭上眼睛,我也能准确无误地描述出我的形象—这是一张明显缺少血色,因而显得有点苍白的脸。仔细看去,这张脸的左右两边还有大小差异,这分明又是因为我的左眼角向上吊的缘故;加之我的脑袋总是定格在一种明显倾斜的姿势上,使我看起任何东西来,总给人以一种斜视的印象。尤其当我微笑时,左嘴角会情不自禁地拉得很开,还略向上翘,我知道这模样给人的感觉肯定不会舒服,因为这会让人感到我好像在扮鬼脸。一般说来,像我这种形象的人,照镜子绝对是个忌讳。但不知为什么,我偏偏喜欢照镜子。喜欢照镜子几乎成了我的一个怪癖。我觉得当我出现在擦得洁净光亮的穿衣镜前,尽管它一览无余地映现了我丑陋的形象,但我思想的视线却分明通过它,一下子穿越了几十年往昔曾经历的门坎,从而看到了一个虽摇摇晃晃,但却倔强地挣扎着前行的身影。

每当“看”到这样的画面,身在穿衣镜前的我,感到的不再是自我的丑陋,而是一种骄傲,是的,骄傲。无论是对一个俗傲之中的女孩子,还是对一个在坎坷的生活长河中跋涉过来的女人来说,那曾有过的遥远一瞬,在我看来,恍如昨天的梦魔。一切看似好象很难连缀得起来,但一切仿佛又那么清晰在目。

我确实不想,也不敢在这里多呆下去了。我是愤愤地离开“康富楼”的。当时我的心情起伏得很厉害,因为经理的形象和言语,以及他和我说话时的情状,使我突然勾想起了遥远的过去,老师将我的沾着血迹的作业薄扔还给我的那幕难忘的情景。这两个景象一重叠,我的心情就注定难以平静了。我被一阵强烈愤恨的情绪缠绕着,一时间竟什么也没顾得去想,离开“康富楼”时我甚至都没有想到去拿我放在外面的那辆婴儿车。我就这样恨恨地嘟峨着走了。

一路走着,心里窝着火;直到一路走进弄堂,接着又一路走进家门,我才惊愕地发觉—我竟然没有推婴儿车就回来了!

  • 威可迪时尚高景观婴儿车
  • 轻便推车
  • 推车通用冰垫
  • 威可迪时尚高景观婴儿车